上证股票代码

您当前的位置: 长春好人

留验站的守护人贾成飞: 疫情期间,我总要做点什么

来源:长春晚报发布日期: 2020-05-25

贾成飞

  

    3月10日23:03:“对接完毕!”

  3月11日05:01:“美梦刚要开始,就结束了。”

  3月13日02:51:“工作中……”

  3月17日23:06:“3月17日夜,机场大巴车对接工作中……34人。”

  3月18日02:15:“继续工作,就是有些困。”

  这是长春市人民医院离退支部书记贾成飞微信朋友圈中记录的自己的工作日常。

  3月5日晚,贾成飞接到单位领导打来的电话,电话中领导告诉贾成飞,从3月6日开始,他将要被借调,负责净月如家、君怡酒店2个市委直属留验站的工作。得知消息的贾成飞没有丝毫犹豫,第二天就投入到了留验站的工作中。贾成飞说,留验站工作虽然不难,但事情比较杂,容不得有一丝马虎。工作两个多月来,贾成飞一直兢兢业业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抗击疫情奉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请缨

  哪里需要我 我都可以去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贾成飞就一直关注着疫情变化,今年42岁的贾成飞是一名退伍军人,从小的家庭教育也让他成为了一名有担当有责任心的人。遇到危难时自己要挺身而出的想法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贾成飞的脑海中,包括这次疫情,贾成飞也总想着自己可以做点什么。

  “我虽然在医院工作,但是我对医学知识并不是很了解,疫情发生后,看着一批批医护人员去支援武汉,我自己心里特别着急。我也想去支援,但是根据要求,去支援的都需要是医护人员,我的水平不够,只能放弃。”虽然未能如愿前去支援,但贾成飞也没有闲着,“我不能去支援也得为医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到留验站之前,我在医院除了日常工作外,还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后勤工作,比如说接送前去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帮大家筹备东西等。”那时的贾成飞就曾和院领导说过,如果有一天哪个地方需要他去支援,他都可以前往。

  3月5日晚,在家休息的贾成飞接到了医院领导的电话,“电话中,领导问我,需要借调单位的一名人员前往留验站负责那里的工作,问我能不能去。”贾成飞当即表示自己可以去。“我觉得既然能用到我了,不管过去怎么工作,累不累,我都是一定要去的。”

  在线

  每天至少要接100个电话

  “我们留验站主要负责外地和国外回来人员的隔离工作,其实我们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负责接人、送人,但这其中也有大学问。”两个多月来,留验站基本上每天都是白天往出送已经结束留观的人员,晚上接从满洲里、绥芬河、口岸、龙嘉机场、火车站、客车站等地转运来的需要留观的人员,“我们的工作包括分配安置留观人员、每天两次体温监测、身体健康状况观察记录、配送一日三餐、登记配发物资、进行心理疏导、对接检测机构等,解除隔离后再把他们送出去。对于每一位人员,我们都要细致地做好十五六项交接工作,走完一整套流程,才算成功完成对接。”

  自从在留验站工作开始,贾成飞的手机24小时从不敢关机。“我们接送需要留观的人员,都是通过手机黄金配资 的,需要接人时,疫情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会先通过电话告知我;机场往我们这送人时,机场的工作人员也会通过电话黄金配资 我;而当送人的大巴车快到我们留验站时,大巴上的工作人员会再次黄金配资 我,这时我们的工作人员就要下楼进行准备工作了,每个环节都需要电话,所以这两个多月以来我的电话都是不离身的,而且每天至少要接100个电话。”

  耐心

  留观人员家属为其送去锦旗

  3月份时,有一位从国外回来需要留观的20多岁女孩的情绪就很不好,“她担心和其他从各地回长的人员一起住在留观宾馆会面对未知的危险。”“我发现这个情况后,就经常找她唠嗑。”女孩刚到留观宾馆的第一天,贾成飞就向女孩介绍了他们的工作情况,“我给她介绍了我们的消杀过程,送餐的流程等等,和女孩说这些主要是想让她放心。”

  渐渐地,女孩慢慢适应了在留观宾馆的配资公司 ,当贾成飞和女孩唠嗑时,女孩还会反过来关心贾成飞有没有休息,饭吃得好不好。女孩留观结束后,女孩的妈妈给贾成飞打来电话询问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但被他婉拒了,“没想到后来女孩的妈妈特意送过来了一面锦旗。”贾成飞说,“其实这面锦旗更多的是对我工作的一种肯定,我也很感谢所有留观人员和留验站工作人员的配合。”

  遗憾

  未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工作中的贾成飞一丝不苟,自从到留验站工作,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工作,因为怕电话占线,贾成飞对于家人打来的电话经常是说几句话就挂断了。

  5月13日早上5点多,贾成飞正在留验站安排新一批留观期满人员的转运事宜,“那天早上和我两个多月以来的工作一样,没有任何的特殊,但5点多我母亲的一通电话让我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因为当时他穿着防护服在工作,而且当天留观期满的人数也较多,母亲打来第一通电话时,他没有来得及接听。“但是我看到了手机上的未接来电,看到时我的心里就有一点不安,因为这个时间真的太早了。”本想等忙完手里的活儿就给母亲回电话,但几分钟后,贾成飞的电话再次响了。“我一看还是我母亲打来的,就赶紧接听了起来,接起电话的那一刻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我母亲的哭声,电话中一位医生告诉我说我父亲病逝了。”得知父亲去世,贾成飞一瞬间不知所措,在交接好留验站的工作后,贾成飞赶紧返回了老家。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后,贾成飞又返回到了留验站的工作岗位上。贾成飞希望,疫情可以早日结束,自己可以好好陪伴家人,“等我的工作结束,我一定好好弥补这段时间对家人缺失的陪伴,好好祭拜下我的父亲,和他唠唠嗑。”

  

网站群
//百度统计代码